您的当前位置: 襄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襄城要闻 > 正文

徐大平:襄城“拼命三郎” 征迁一线写担当

通讯员 张天玥 全媒体记者 董子川 魏崴

他是大家眼中的“拼命三郎”,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近10年没有休过一次公休假。

他是一名退役军人,也是一名癌症患者,同事们劝他多休息,别太拼,他总是说:“这算什么!和那些牺牲的战友比,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他,就是襄城区城投公司征迁部部长徐大平。

近日,记者在襄城北街管家巷棚改征迁区域见到徐大平时,徐大平刚与征迁户谈完话。这个皮肤黝黑的大个子把单肩包往身后一撩,对记者说:“我去设计一张表格,马上还要去城南!”

三件“法宝”随身带

今年55岁的徐大平是卧龙镇人。自2011年调到襄城区城投公司以来,他先是从公司办公室转到项目部,再到土地储备部,今年又来到征迁部。年龄越大,工作反而越忙起来。作为征迁部部长,徐大平负责6个征迁项目的内审或指导工作,而他却乐在其中,一点不觉得累。

徐大平有三件随身携带的“法宝”:公文包、润喉片、备用手机。他的公文包有6公斤重,塞满了各种与征迁有关的法律法规、会议纪要等文件,方便征迁对象查阅印证。

至于备用手机和润喉糖,与徐大平的工作习惯有关。他业务能力熟练,每天除了处理自己的工作,还会给很多同事解答征迁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他的电话几乎不离手,一部手机电量根本不够。他还是个大嗓门,一天不吃点润喉片,嗓子还真坚持不下来。“法律法规我都随身带着,平时没事就看看,这里面的条文我都背下来了,征迁对象有疑问,我当场背给他听。他听了不信要看原文,我这包里都有。”徐大平说。“比如,房屋的产权以什么为依据,就要按照湖北省人民政府令第380号第14条,以不动产登记机构颁发的房屋权属证书的记载为准;停产停业损失怎么办,第37条、38条、39条、40条都谈到了……”谈起业务,徐大平口若悬河。

2017年11月,胜利街一胡姓居民对房屋征收补偿价格有疑问,认为应该按照市场均价进行补偿。工作组人员向胡某解释政策,胡某要求看相关文件。徐大平接到工作组的求助后,马上赶到胡某家,展示了国家、省、市相关规定。胡某心悦诚服,最终签订了征收补偿协议。

工作认真负责,还下功夫钻研,徐大平已成为襄城区的征迁专家。城南棚改项目征迁指挥部的同事说:“老徐是个‘政策通’,我们有不懂的地方,他准能解释清楚。”

两个茶杯解心结

在滨江路征迁过程中,一位老奶奶对自家两间杂物棚的补偿标准有异议。前期工作组人员劝说时,老奶奶指着杂物棚问:“这算不算房子?”工作组人员按照规定直言不算,不承想激怒了老奶奶:“我自己就住在这里,你说不算房子,难道我住的是狗窝?”从此不让工作组人员进门。

这一难题又落到徐大平手中。徐大平来到老奶奶家,先不提征迁,与老人话家常拉近关系。随后,老奶奶让孙女给徐大平倒水喝,孙女拿出一次性塑料杯,老奶奶说:“一次性杯子不卫生,换玻璃杯。”

这句话给了徐大平灵感。后来谈到征迁时,当老奶奶又问那两间杂物棚算不算房子时,徐大平毫不犹豫地说:“算!当然算房子!”这个回答让老奶奶十分满意,可徐大平话锋一转:“你看,同样是房子,就像这杯子一样,你的三间大房,就像是玻璃杯——不,比玻璃杯还高级,像你柜子上的保温杯;那两间杂物棚,就像一次性塑料杯,保温杯和一次性塑料杯,价格能一样吗?”

老人说:“那可不一样,保温杯100多块钱买的,一次性塑料杯才几分钱。”

徐大平马上接着说:“是啊,这道理您也明白。征迁是为了让城市更美丽,让咱们生活更美好,你说该不该支持呢?”

一席话,说得老人再无借口,连声说“支持、支持”。一星期不到,老奶奶签了征迁协议。

一颗红心献群众

徐大平1980年入伍,他所在的部队是一支英雄部队,英雄精神深深地影响着他,激励他在以后的工作岗位中充满韧劲和坚持精神。

2007年7月,徐大平罹患癌症,这场大病让这个铁打的汉子在医院里躺了半年。出院后,徐大平又以百倍的精神投入到工作中。“得癌症后,医生让我戒烟,我戒了整整5年。”徐大平说,“可现在没办法啊。搞征迁,和老百姓互相散烟是难免的,你不接,说你有架子;接了不点上,说你觉得他烟劣,瞧不起他。没办法,我又抽上了‘业务烟’。”“我这肺可能是(熏)黑了,但我的心可是红的。”徐大平笑着说,“搞征迁,一是要对政策吃透,二是要有一颗红心。对待征迁居民要像对待自己的家人一样,跟他们交心、谈心,多为他们考虑。这样做,哪有做不好的工作!”


  • 责任编辑:曾庆红
  •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