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襄城新闻网 > 扫黑除恶 > 正文

湖北法院扫黑除恶“扫”出“黑财”60余亿元,居全国前列

     楚天都市报12月14日讯(记者周萍英 通讯员蔡蕾 李俊明 王田甜 金洋 张薇)今年是扫黑除恶收官之年。截至目前,湖北省法院一审审结涉黑涉恶案件1219件8046人,二审审结460件4050人。一审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上重刑1618人,重刑率20.11%,其中涉黑案件上被告人重刑率达31.61%;立案执行标的60.66亿元,已执行60.59亿元,执行到位率90.97%。执行总金额和执行到位率均居全国前列。

那么,“黑财”如何“清底”?涉及纠纷的资产如何处理?查出的涉黑恶财产如何实现价值最大化?楚天都市报记者近日进行了探访。

襄阳传奇富豪张开放涉黑案判罚“黑财”7.79亿元

系全省首例跨地域涉黑财产执行案

11月25日,襄阳传奇富豪张开放涉黑案的部分罚没资产,由咸宁中院正式移交襄阳托管。据悉,这是湖北省首例涉黑恶财产跨地域执行案件。

25日上午9时,襄阳市樊城区解放路与长征路交汇的十字路口,随着哐哐当当的声响,开放广场的员工陆陆续续打开了玻璃大门迎接八方来客。

紧邻汉江,凤雏大桥高架之下,开放广场曾是襄阳市的地标建筑。广场内18层楼高的共享国际大酒店是襄阳首家五星级酒店。

这些资产,曾经都为襄阳传奇富豪张开放所有,广场甚至以他的名字命名。而如今,张开放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在狱中服刑,关于他众多资产中的部分资产的移交仪式,此时正在他曾拥有的酒店四楼会议室举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1月25日部分资产移交

“将张开放实际控制的襄阳市共享实业有限公司、襄阳市帅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湖北帅铭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移交襄阳市财政局上缴国库。本裁定立即执行。”随着咸宁市中院对裁定结果的宣读,襄阳市财政局早已规划好下一步的处置方案:汉江国有资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将接管以上罚没资产。

同时,此案中公安机关查封、冻结、扣押的张开放名下车辆、银行存款、理财资金、房产、公司股权,及其名下公司的存款、债权、房产、土地使用权等,移交咸宁市财政局。

                     

11月25日部分资产移交

25日上午的交接仪式上,共享实业等三家公司负责人、汉江国投相关负责人现场签收了相关法律文书。办公公章、会计档案、U盾等关键物品也一一进行交接。

据了解,2019年12月,张开放等19人重大涉黑案经赤壁市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张开放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6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宣判后,张开放等人提起上诉。2020年6月8日,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酒店年利润超600万元,200名员工正常工作

“账本是要什么时间段的?”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修身的小香风裙装,共享国际酒店的总经理张群和汉江国投工作人员反复核对着清单上的一件件物品。

身为酒店“大管家”,张群是这家酒店的老员工。她说,“酒店2009年开业时我就来了,2011年评上五星级酒店时我也在负责相关工作。”

她介绍,这家酒店正是当天移交的帅林公司的业务,以前叫城市名人酒店,后来改名叫共享国际酒店。酒店在当地非常有口碑,生意一直不错。“我们现在的入住率有60%多,以前更好。”张群说,酒店一年纯利润在600万元以上。

楚天都市报记者查询美团网发现,当天最便宜的双床房的价格是365元,已经订完。

张群介绍,酒店一共有200来名员工,2018年张开放事发后,酒店一度有些动荡。但是很快就稳定下来了。

“对我们来说,酒店能够正常经营,200来号员工不失业,能继续为襄阳经济发展作贡献就好。我相信政府能妥善处置。”她说。

                     

开放广场是襄阳地标建筑

“至于谁接管,我想并不太重要吧。”负责会议室服务的员工小杜也对楚天都市报记者坦陈。小杜是襄阳市襄城区人,她曾经有十五六年餐饮酒店工作经验。今年疫情后原来的酒店停业了,她经过朋友介绍才来这家酒店上班的。“有这份工作很满足”,她说,她所负责的会议室业务还不错,每个月会议业务没断过。

“黑财处置中,三家公司员工的稳定是我们首要考虑的。”咸宁市政法委副书记、扫黑办副主任周斌表示。他说,这种双方合作,共同处理“黑财”的方式在全省法院是首创,以前规则是哪家法院判决就在哪里处置。

周斌称,创新的目的除了维护社会稳定外,希望尽快让企业注入生机,重启运营。“打财断血,财产进入国库,咸宁也好襄阳也好,都属于国家,只要有利于问题解决和社会稳定就行。”他说,这种处置方式也是经过报告省高院反复权衡后的结果。

资产处置价值最大化,400户群众开庭不用来回跑

“襄阳将做好张开放涉黑涉恶资产接收、变更登记、经营管理、市场监管等各项工作,确保资产接得住、盘得活。”襄阳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吴传虎在移交仪式上表示,资产涉及多个部门,襄阳已成立工作专班专门负责协调处理相关事宜。

湖北襄投置业有限公司(汉江国投全资子公司)副总经理李小芳说,将组织专班迅速进驻这三家公司,将这三家公司盘活。“我们襄投公司本身就有酒店和物业版块,其中两家酒店在营业,还有一家酒店在装修即将运营,我们有相应的团队力量。所以集团又将酒店业务委托给我们管理。”

张开放的个人财产远不止这三家公司。咸宁市中院执行局局长赵志刚介绍,公安机关查出张开放个人银行里存款57万余元,武汉汉阳235.63平方米的房子一套。此外还有他个人实际控制且100%持股的公司财产。其中包括武汉一家公司存款1亿多元,孝感某处8万多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以及共享公司援助的襄阳开放广场项目公司自持442户近7万平方米。

                     

张开放案部分资产由咸宁移交襄阳

“张开放案矛盾纠纷多。法拍不能解决群众矛盾。法院如果把财产统一查封拍卖,这400多户共1000多名老百姓怎么办?”赵志刚称,这400多户居民问题包括房产证办证、面积、延期交付等多种类型。法院一边执行一边交接,目前已经解决了100多件纠纷。

以往,涉及财产执行时采取拆分拍卖的形式,“既浪费时间,成本也高。”赵志刚说,光是当天移交资产的三家公司评估费可能就要100多万元,时间也得3年左右。而且企业要关停才能卖,员工怎么办?襄阳百姓跑到襄阳去开庭,光是路费就要多花不少,如果咸宁派人过来经营公司也不现实。因此,考虑到问题的复杂性以及襄阳社会的稳定,决定将部分资产移交给襄阳当地处理。

据悉,张开放涉黑案判罚“黑财”7.79亿元,已执行到位7.55亿元,执行到位率达96.93%。

链接:襄阳“开放哥”天价收购汉口饭店

张开放在老家襄阳的知名度很高,当地人称其为“开放哥”。

开放集团官网显示,该集团创立于2001年,总部位于武汉,在全国拥有10余家分公司,遍布北京、孝感、襄阳等地,注册资金5000万元,员工400余人。

开放集团是一家集医疗健康、地产开发、商业运营、物业管理、购物广场等于一体的综合型集团公司。2004年,开放集团成为襄阳第一个“地王”,拍得襄阳中央商务区解放路片区地块,建成了襄阳地标建筑开放广场。广场商贾云集,是襄阳人休闲购物的首选地之一。广场里有襄阳首家五星级酒店—共享国际酒店,中信银行中百仓储等上市公司也聚集于此。

2009年,张开放带领湖北开放集团进军武汉市场。2010年,湖北开放集团以4460万元一亩的“天价”从银泰集团手中收购了汉口饭店开发项目,拿下了这块黄金宝地,并耗资700万元买下了“汉口饭店”这块金字老招牌。

重拳铁腕扫黑除恶 “黑财清底”显真功夫

财产性质认定情况复杂、大量赃物需取证、不易变现的物品如何上缴国库,家属就法院财产处置提出异议……

“打财断血”不留死角,“黑财清底”需要创新出招。

全省法院通过省院、中院包案领导亲自上阵实行“分级包案”等措施,创新工作方式,把因疫情耽误的进度补回来,力争“黑财清底”百分百。

冰天雪地里追回6万多罚金

“经过一年多的整治,武昌区房屋中介市场乱象得到有效遏制。”武昌区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薛谦称。

武昌区乃至武汉市房产中介市场的净化,与全国首例非法房产中介涉黑案不无关系。

为谋取非法经济利益,2015年始,任某卓成立武汉市某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和某某之家房地产租赁有限公司,纠集妹妹任某红、妹夫徐某伟等,在无房地产经纪及租赁资质的情况下,通过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聚敛钱财, “以商养黑,以黑护商”, 获取非法利益逾千万元。

经过一、二审法院审理,2018年12月27日,“全国首例非法房产中介涉黑案”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任某卓等17名被告人被判处19年至1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迅速前往7个监狱提审各被执行人,通过线上线下查控冻结被执行人名下的银行账户及网络资金账户36个、扣划26个,查封任某卓1套房产,查封任某红、徐某伟名下2辆汽车,其中包括一台进口路虎英路揽胜。

“2019年上半年,我们从被执行人账户中扣划赃款资金122万,分发给受害人——他们大多数是外来民工、在汉大学生,经济并不宽裕。受害人从法院拿到钱后十分惊讶,表示没想到多年前被勒索、敲诈的钱还能拿回来。由此可见政府扫黑除恶举措之彻底,绝不是浅尝辄止!” 武昌法院执行干警程光大介绍。7月份始,武昌法院对案件查封的房屋和车辆先后进行拍卖,任某卓、任某红及徐某伟三名主犯的罚金很快执行到位。

由于该案黑社会组织的财产基本被任某卓、任某红两兄妹控制,剩下的多名被执行人要么账上没钱,要么不配合。

2019年12月,程光大等3名执行干警冒着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直奔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依安县和拜泉县,在冰天雪地的农村深一脚浅一脚地艰难跋涉,一家家上门走访,了解5名账户里没钱的案犯的财产情况。

“在依安县法院、当地社区、派出所、村委会的大力支持下,经过三天的财产排查和对家属反复多次政策宣讲,任某波的家属分两次补缴罚款6.7万元,加上任某波在监狱劳动所得1000多元,任某波的罚金现已足额上缴。还有一名被执行人刘某鹏,之前其妻一直声称无钱,这次我们找到在村委会担任会计的刘某鹏堂哥,由他出面做刘某鹏父母的工作,罚金很快执行到位。”程光大介绍。

“违法所得122万余元已全部执行到位。法院通过对任洪卓名下的房产及时采取查封、拍卖等强制措施,没收财产50万及罚金3.5万元现已全部到位。”薛谦介绍。

据悉,截至11月底,武汉市法院已执行到位黑财30256.56万元,打掉资产千万以上涉黑组织7个。

一块手表网上拍卖,成交价高出评估价近3倍

除了房子、车子、股票等财产,涉黑恶案件执行人往往还有一些特殊物品或价值不太好判定的物品。

武汉市中院在执行廖桂林一案中,发现廖桂林位于园艺村的两处别墅,屋前屋后栽种了22棵名贵景观树,经评估,价值23万余元。

今年9月21日,武汉市中院执行员来到了廖桂林曾居住的小区,将廖桂林家22棵树木都贴上了处置公告,并在树干上贴封条,一度引来不少群众围观。

                     

执行员给廖桂林家名贵树木贴封条

“这些树木将交由洪山区政府接收,如果发现有人砍伐、买卖和挪动,请大家一定要记得告诉法院。扫黑除恶,人人有责!”执行员对围观群众现场释法。

“尽管树木可以拍卖,但因其生长价值高于木材价值,有意愿购买的人不多。除了名贵树木外,还有尚未建成的还建房、不宜拍卖的树木、流拍的财产等,如何尽快收缴,曾是我们遇到的难题。最终,政府同意直接接收这类不易处置的财产。”武汉市法院执行实施处负责人介绍,“依托党委、政府的力量,推动黑财清底,既保持了铲除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根源的力度不减,又缩短了财产处置时间,是黑恶案件执行的‘利器’!”

评估价9.8万元的手表挂在网上拍卖,结果拍出了36.5万元。在蕲春法院公开拍卖“6.26”涉黑案件资产中,还曾发生这样的事情。

                     

廖桂林案中廖家众多别墅之一

蕲春法院于今年中在京东网依法公开拍卖“6.26”涉黑案件资产,拍卖11件物品,其中有高档手表、手机、小汽车和苗圃等。其中一块伯爵牌手表竞卖人数众多,经历84次出价,由评估价的9.8万元竞价到36.5万元卖出,溢价272%。

据蕲春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 那次拍卖11件拍品卖出了10件,总评估价为220.44万元,经过激烈的竞价,10件拍品全部溢价卖出,成交总额达309.92万元,溢价89.48万元,溢价41%。

“相较于以往的参考评估价处置,利用互联网工具拍卖,不仅使利益最大化,还提升了群众参与度,更公开透明高效。“该人士称。

清“黑财”背后的“湖北意义”

一家酒店、三间商铺、三艘快艇、数辆豪车……翻开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新民等14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的执行财产清单,每一项都清清楚楚。

2019年8月,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湖北首例危害长江生态环境涉黑案”二审宣判,主犯张新民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13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三年至十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12名被告人被处1万元至10万元的罚金以及没收全部财产。

                     

评估人员对廖桂林家种植的树记录在册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为保证执行工作顺利展开,荆州中院迅速组成工作专班,按照“案件到人,进度到日”制订详尽的执行方案,并明确时间表、路线图,多次召开推进会对涉案财产性质予以认定,从体制机制上理顺“黑财”执行的工作模式和方式方法。

“张新民有家酒店在洪湖燕窝镇上,光是对这家酒店的资产统计就花了一天时间。还不算前期的协调准备时间。”荆州中院执行庭庭长李慧敏介绍,法官们分成组一层楼一层楼登记造册,大到餐厨设备,小到桌椅板凳,全部颗粒归仓。

张新民案为三兄弟为主犯,有些人名下没有财产可执行。为达到黑财清底、彻底摧毁其经济基础的目的,荆州中院会同荆州市扫黑办,协调公安、检察、房管、财政局、国资委、不动产登记交易中心、政府基层组织等相关部门组成联合小组,深入基层宣传、彻查被执行人财产状况。

最终,该案在审判环节深挖线索,挖出了查扣价值1800余万元的涉案财产。包括两间商铺、一套商品房和一栋三层楼的别墅等。

将生态文明思想贯彻到“黑财”执行当中,张新民案执行只是一个缩影。

湖北省高院刑一庭庭长官文生认为,黑恶势力之所以能危害一方,重要原因在于有一定的财力物力支撑。用非法手段攫取经济利益,是黑恶势力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经济基础,如不彻底铲除,很容易出现“打而后生”问题。切断黑恶势力的经济来源,必须”打财断血”“黑财清底”。从我省情况来看,深挖彻查黑恶势力经济线索,对滋生黑恶势力的地区、行业、领域进行集中整治,除了营造风清气正的社会秩序外,在长江大保护、乡村振兴、优化营商环境等国家战略方面有着不可估量的社会效应。

清黑财,让长江水更清。我省一部分涉黑恶分子在长江流域非法采砂采矿形成垄断,对长江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挖黑财断“命脉”,让犯罪分子没有再卷土重来的基础和能力。

清黑财,让乡村振兴之路更顺畅。一些涉及集体所有制的土地、房屋等,不是一拆了之或一拍了之,法院创新工作方法,将财产归还于集体,降低了乡村振兴成本,加速贫困地区百姓脱贫致富。一些黑恶势力冲击基层政权,尤其在城乡接合部、贫困山区,当地失地农民就业门路少,打击黑恶势力后清“黑财”,将“黑财”用于农民的技能培训,让他们掌握一技之长,稳定收入来源,进而促进城镇化发展。

清黑财,让营商环境软实力更雄厚。一部分涉黑恶案件发生在武汉周边,这些组织通过不公平竞争扰乱市场秩序,阻碍了当地经济发展。“清‘黑财’就是清理他们的经济基础,净化当地营商环境重建公平竞争秩序,让武汉周边县市更好地融入城市圈发展。”官文生说。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