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襄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媒体看襄城 > 正文

比肩黄鹤楼!襄阳这个文化地标有何底气?

湖北日报讯:襄阳岘首亭建好了,堕泪碑修复了,羊杜二公祠重建了……

孟浩然、李白、杜甫等近百位文人,曾用300多首(篇)诗文发思古之幽情,但最终湮没于杂草乱树之间的岘山羊杜古迹,修复重现。

襄阳在擦亮岘山这个中华文化古地标。湖北文理学院历史文化学者叶植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这个文化地标比肩黄鹤楼。

修复后的岘山

岘山之魂

襄阳岘山是中华大地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山,为襄阳城南诸山的总称。古有三岘之说,即岘首山为上岘,紫盖山为中岘,万山为岘尾。其中,岘首山为西晋时期以德政著称的镇南大将军羊祜经常踏游之地。

岘山人文景观中,岘首山的堕泪碑等古迹则体现了后人对羊祜德政的纪念,成了登岘山必到之所。

《晋书·羊祜传》记载,“羊祜,泰山南城人也”。在晋司马炎时期,羊祜帅兵镇守襄阳,为镇南大将军。镇守期间广施德政,深得居民、将士爱戴,并影响到敌方军士。《三国演义》第一百二十回描述说,“百姓闻羊祜死,罢市而哭。江南守边将士亦皆哭泣”。岘山35座山峰中,就专门有一座命名为羊祜山。

羊祜的举贤任能也名垂青史。《晋书·杜预传》载,“祜病,举预自代”。 杜预没有辜负羊祜,其镇守襄阳期间,“勤于讲武,修立泮宫(学校)”,并且兴修水利,灌田万顷,人们称他“杜父”。

历代文人在岘山羊杜碑庙前,怀古凭吊,写下了大量咏唱羊祜的诗文名篇,唐人张九龄、宋之问、杜甫,宋人范仲淹、苏轼,明朝边贡、袁宏道,清人王士镇都留有各抒胸臆之诗文。在宋元词曲中也有关于岘山与堕泪碑的桥段。

金庸大侠的《神雕侠侣》中,融入了“堕泪碑”典故,其第三十五回中说,“黄蓉手持一根白蜡短杆,展开轻功,奔上岘山。离羊太傅庙尚有数十丈,忽听得‘堕泪碑’畔有说话之声”,并接着通过文中人物对话,点出了“堕泪碑”的不凡来历。

岘山怀古诗文中,从孟浩然“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到李白“上有堕泪碑,青苔久磨灭”,进而引发欧阳修的 “岂皆自喜其名之甚而过为无穷之虑欤”的疑问。

岘山之诗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岘山最高海拔山峰仅459米,最低的岘首山仅117米。但是千余年来,近百位文人吟诵岘山,让这里成为“网红”,充满诗意,文气飘逸。

“山水观形胜,襄阳美会稽”,这是襄阳籍诗人孟浩然对襄阳山水的评价,襄阳如今亦然。当年,孟浩然登上岘山南部高峰望楚山,发出了“美会稽”感慨。岘山美景让孟浩然一众游玩观赏到傍晚, “暝还归骑下,萝月映深溪”,路途中已可见月映深溪。

岘山林木茂密,风景迷人,与环绕的汉江相映,春天花香鸟语,夏天凉爽惬意,秋天天红叶缀绿,冬天苍劲凝重。李白有诗云,“天清远峰出,水落寒沙空”,“感叹发秋兴,长松鸣夜风。”

有山有水,背山面水,气候宜人,引名人高士多依岘山而居。

东汉习郁,刘秀因他有功,被封为襄阳候。习郁遂在襄阳岘山南,筑土堤引白马泉水建池养鱼,是为习家池。习家池也成为中国唯一一处从东汉开始修建并使用和保存至今的私家园林,也是国内少有的可以准确指认的汉代建筑遗址。

庞德公、王璨、孟浩然、杜甫、张柬之、皮日休、徐庶等故里均都在岘山周围,可谓群贤毕至。

名人雅士聚集之地,岘山自然成为文人重要打卡地。孟浩然说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呼朋邀友,登山游玩,赏胜迹、美景,是古文人之乐。长居荆楚的李白“访古登岘首,凭高眺襄中” ,王维在岘山临眺汉江后更是说“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古人在岘山访古、宴游、留醉之盛况,以致于孟浩然等人聚会时常常“良会难再逢,日入须秉烛”。

自汉到清末千百年来,众多文人墨客为岘山留下了大量的诗文墨宝:有的写景状物,有的登高怀古,有的借物言志,有的借用岘山典故, 共逾300首,李白、杜甫、孟浩然、王安石、欧阳修、范仲淹、曾巩、苏轼兄弟等留下相关诗文的著名文人有上百位。盛唐著名山水田园诗人孟浩然,收集到的260多首诗词中,与岘山景物有关的诗作近百首。

岘山复兴

历史长河中,岘首山古迹多有毁损、修复。历史上有记载的,仅堕泪碑就修复了8次。叶植说,这次修复开放,是第9次。

负责岘首山修复建设的襄阳智谷文化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建斌告诉记者,岘首山项目于2017年5月动工兴建,坚持“尊重历史、修新如旧”,恢复重建了羊杜二公祠、岘首亭、岘山亭、堕泪碑、八面石幢等5处历史文化建筑。

岘首亭被定位为荆楚文化地标性建筑,将亭、阁、塔合一,总高56.8m,共有7层。登上最高层,极目汉江,山、水、城、林、洲、桥相融,美景尽收眼底,顿感心旷神怡,让人沉醉。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为之写下《岘山亭记》,现刻于岘首亭北坡。游人可随欧阳修的笔触,追逐古人之思,品读羊杜二公之德。

羊祜和杜预二公的祠堂,为两进院落。分别展示知名书画家关于岘山的挥毫、泼墨,以及宋朝时期襄阳知府王叔原主持重修羊公祠时所立的八面石幢。史料记载,该石幢刻有包括范仲淹在内的文人雅士为羊杜二公作的诗文。羊杜二公祠与在建的襄阳博物馆遥相呼应,既是缅怀先贤的景观,更是传承中华文化的基地。

堕泪碑篆刻的是西晋文学家李兴的《晋故使持节侍中太傅钜平成侯羊公之碑》,对羊祜生平、功绩、品德做了高度概括性的描述和评价。

叶植称,岘首亭比肩黄鹤楼并不夸张,修复重建改变了襄阳岘山“有说头没看头”的历史,并将唐城、岘山诸峰、习家池、襄阳古城串线成珠,拓展了襄阳旅游版图,必将重振其中华历史文化名山地位。

据称,下一步,襄阳将对岘首山实施夜景亮化。届时,每当夜幕降临,璀璨灯光映照下的岘首亭,在如黛群山衬托下,更显绰约风姿。

如今的岘山,环山绿道已近百公里,山前崔家营大坝形成的水库碧波荡漾,东津大桥、汉十高铁崔家营特大桥波浪形设计相映成趣,襄阳古城正已前所未有的力度进行保护,相信众多墨客会如明代薛瑄诗曰“所愿歌升平,弥亿万年久”。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姜远海 通讯员 曾忠保 曾庆红 刘阳东

  • 责任编辑:曾庆红
  •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