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刘佩琦:“老戏骨”是怎样炼成的

2017-10-09 10:49:03我要评论
新华社北京10月8日电题:对话刘佩琦:“老戏骨”是怎样炼成的

  他是热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里女主人公的养父周老四,把一个“老江湖”演得活灵活现;他是电视剧《白鹿原》中的关中大儒朱先生,将角色刻画得立体丰富;他是电影《龙之战》中的老将冯子材,演出了民族英雄的血性和情怀……今年,已近花甲之年的刘佩琦又为观众带来不少好角色。

  从1979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表演系至今,刘佩琦走上演艺道路已近40年。《无悔追踪》《离开雷锋的日子》《和你在一起》《大宅门》……刘佩琦塑造了众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被业界评价“浑身是戏”。

  日前,他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畅谈演艺生涯,道出了“老戏骨”是怎样炼成的——

  用有生命力的细节演出人性

  从事表演多年,“演什么像什么”的刘佩琦摸索出一套揣摩、塑造角色的独家技巧。

  在饰演《白鹿原》中的朱先生前,刘佩琦除了再次通读原著,还与角色原型牛先生的后人多次见面交流,从而更深刻地理解这位精神领袖式的人物,更好地捕捉人物精髓。

  “朱先生虽然颇具学问,但他首先还是一个农民,与其他乡民在形象上没什么两样,重要的是他‘肚子里’与别人不同。”刘佩琦说,朱先生是土地上的文人,既可下田耕作,也能慧眼看世。为了演出“农民本色”,他也跟着体验农活,还把自己晒得很黑。他笑称,肤色为角色增分不少。

  刘佩琦也演过不少反派。“反面人物虽然信仰不同,但他还是人,要尽可能地演出他的人性。”在准备《红色娘子军》中的南霸天一角时,他特意自掏腰包在北京潘家园购买了一台德国原装打字机和一个红木按摩棒,作为道具来辅助进入角色。“打字机是南霸天为了考验洪常青到底是不是真正南洋回来的商人,按摩棒则用来为他的母亲按摩。”他说,不要小看这两件道具,能将人物刻画得更加丰满,细微处见真章。

  用真诚面对观众

  刘佩琦出演的大多是现实主义题材的主旋律作品,他对剧本非常看重。而面对当前一些戏说历史、粗制滥造、跟风雷同的影视作品,他深感痛心。

  “现在的影视剧市场不是很健康。本应用真诚面对观众,而有些人却只顾追逐利益。”他回忆起大学毕业后进入话剧团,“那时还是计划经济,每个电影制片厂一年也就生产两三部电影。那时候一天也就拍两三个镜头,一部电影一拍就是半年,后期又半年。”“当时没有钱,就吃补助,一天的补助也就七毛多。1985年我在陈佩斯主演的《二子开店》里演出一个角色,每天补助五块钱,整个北影厂就炸了——‘太有钱了!一天五块钱!咱们才七毛三!’”说到兴奋处,刘佩琦挥动起手臂。

  不过,有限的客观条件反而使得当时的影视人能够潜心打磨精品。1985年的冬天,《青春无悔》剧组在江西拍摄,刘佩琦在两天内跳了两次鄱阳湖的冰窟窿。“什么叫万箭穿心——脑袋一进到冰水里之后,立刻休克,没有意识了。是别人把我捞上来,抬到所谓的宿舍,一个临时搭建的茅草棚,用两只两千瓦的灯照着我,然后我才醒过来。这是我一生难忘的。”不过,即使拍戏如此艰苦,他坦言当时完全没有想过退缩,就算玩命都得演出来。

  “要用真心、真诚对待表演,耐得住寂寞,经得住诱惑。这是演员的本分。”刘佩琦说。

  要坚持“活到老学到老”

  如今,影视圈中拥有庞大粉丝群体的流量“小生”“小花”层出不穷,每年艺考吸引着众多俊男靓女。对于已经进入和想要进入演艺行业的年轻人,“老戏骨”分享了他的经验:“成为演员,不能仅靠外表光鲜亮丽,更重要的是内部条件——天赋、悟性、表演欲、高情商等等,特别是需要持续学习。”

  电影《龙之战》中,武戏分量很重,骑马、肉搏、爆破……刘佩琦全部亲自上阵,为此他在拍摄前顶着高温参加集训。《那年花开月正圆》中,刘佩琦即使没有戏份也不离开现场,站在一旁观摩年轻演员的表演。“他们在表演观念和技法上,都和我们这一代演员不太一样。我也需要向他们请教。”

  “要想成为好演员,就应该潜下心来,多读点书,多做点功课,活到老学到老。出了名、拿了奖,就不思考、不学习了,那势必被淘汰。”刘佩琦说,他目前正在学习京剧,“反正艺不压身,万一拍个老戏班的戏那就能用上。”

  这股学习的劲头源自他对演艺事业的热爱和对艺术理想的坚持。“我拍戏是为了乐趣、为了充实生活,而不是为了物质的富足。”刘佩琦笑言,近40年的艺术生涯在外人看来或许漫长,但自己一生都在从事热爱的事业,这是莫大的幸福。“所有演过的角色都活在我心中,永远陪伴着我。”

(责任编辑:唐姗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