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褪色的亲情

襄城新闻网2018-05-02 15:40:38我要评论

  □杨莹

  书柜的一角,安放着一个方盒,方盒里放着我最珍惜的物件,几十封书信。泛黄的信笺,淡淡的略带着霉味的墨香。那里有着我青春期最美好的回忆,每每翻阅,心头总涌起甜蜜和温暖。尤其那几封家信,简直是我的无价之宝。

  高中和大学期间,我曾和大嫂通过几年书信,有两封信的内容,我忘不了。

  大哥大嫂在北京,离家千里,我们只是在哥嫂结婚时见过一面,但知书达理的大嫂给家里人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尤其我和姐姐,是以大嫂作为人生楷模的。分别时,大嫂和我姐妹俩相约要互相通信。

  就这样,我怀着激动和愉悦的心情和大嫂通起了信。每当我遇到难题和烦恼时,第一个想到的人不是身边的父母,而是远方的大嫂,大嫂在信中也总是耐心为我分析解惑。

  高一下学期面临分科,我拿不定主意是学文还是学理,迷茫中向大嫂寄去疑惑。大嫂在回信中根据我的学习情况和爱好,建议我学文。我听从大嫂的建议选择文科,学习成绩一直不错,顺利考上大学。

  大二时,我又有了新烦恼。那时我立志要说流利的英语,希望毕业找工作时能多一点信心。但一个巴掌大的单放机要100多块钱,相当于父亲小半个月的工资了,我不好意思向家里开口要钱。在给大嫂的信中,我无意中提到这个让我困惑的问题。很快,我收到了大嫂的回信。大嫂在信中说,她为我对未来有规划而高兴,还说她那有一个单放机,有机会带给我。半个月后,大嫂出差经过襄阳,当我们在站台匆匆相见时,望着大嫂温柔的笑脸,我心里暖暖的,真想叫她一声“姐”。

  大一时,我收到父亲写给我的一封信,那也是父亲写给我的唯一的信。

  刚入大学不久,我给父母写了封家信,简单介绍了一下学校情况,让二老对从没出过远门的女儿放心。

  几天后,我就收到父亲的回信。父亲的信不长,言语很平实,一如他的为人。在信尾,父亲嘱咐我:“一人在外,要注意身体,莫要舍不得,该花的钱就要花。对同学要大方,能帮助的要帮助。”

  父亲的信让我感慨万端。父亲一生节俭,他从不乱花一分钱,因为子女多,父母总是计算着把一分钱掰成两半来花,但不论哪个子女出门,再困难,哪怕是暂时转借,也要尽可能地让子女多带些盘缠。父亲的朋友不多,但都是那种有难时能出手相助的良友。父亲这是在教导我要真诚待人,要与人为善,同时也希望我能结交到真正的朋友。

  我和姐也通过信。我们姐妹相差两岁,最有话说,感情也最深。在信中,我们总是相互鼓励,偶尔,姐也会板起面孔以老大自居,让我安心学习,别胡思乱想。

  信中亲情长,至今永难忘。那些写信收信的美好时光啊,像流水一样一去不回头,有多少年没有写过信,也没有收过信了,幸好,还有这些旧信件,可以让我在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重温往昔温馨岁月。信笺已泛黄,但亲情一直都在,在信中,在身边,在心中,永不褪色。

(责任编辑:曾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