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花香,一路芬芳

2018-05-02 15:39:58我要评论

 □九夕

  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近距离地关注春天,今年我把脚步放缓,慢慢感受,心境自然与往年有所不同。

  我对春天满怀期待,她果然没有辜负我,如期而至的惊艳,让我如至幻境。与春天并行,一路花香,一路芬芳。

  首先吸引我的是梅花,一树的粉红。印象中桃花才会如此娇艳,没想到梅花盛开也是艳冠群芳,像我这样的花痴,真是难以分辨。

  三月里,棣棠花开得也不逊色,在小河边、小亭子旁,一丛丛地抱团开,还没等叶子长齐,花就迫不及待地绽放,把春天的一角,浸染成金黄。金黄是富贵的颜色,虽没有桃李梅惹人爱恋,她独居一隅,也不乏赏识的人。

  四月初,一夜春风,柳絮飘飞,放眼四望,到处白茫茫的。柳絮飘得突然,没有任何预兆,仿佛一生只为等那一夜的春风,然后集体谢幕。柳絮的轻功应该是盖世无双了,不是亲眼所见,何能相信她顷刻占据了所有的时空。这样的时节很少有人拍照,尽管柳絮瞬间可以令新人们一起白首的誓言轻松实现,但是比鸿毛还轻的身影也让行人望而却步。我第一次见到如此纷纷扬扬的柳絮,树木、小河里都是落絮轻沾。我戴着眼镜,用丝巾蒙住口鼻,观看一场柳絮的轻歌曼舞。天地间,落絮人独立。我爱这柳絮,没来由。

  我认为柳絮是春天的分界点,柳絮过后便是晚春了。晚春很少有一树的繁花,但是零星的美让春天多了些许韵味,更何况枝叶逐渐繁茂,绿荫次第形成,人们从目不暇接地用眼观察春天自然过渡到用心体味。

  装点春天的除了花还有树。林中高大的枫香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结着圆圆的果实,枫香果是青色的,披着一身软刺。我每天经过,却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开过花,也不知道花的形状,对她的忽视我有些歉意,待来年弥补吧。

  与枫香树紧密接触的是喜树,喜树的花很小,姿态很优美,树上总有三三两两的鸟儿停留,倏地飞起,又悠然落在另外一个枝头,轻盈的翅膀飞过南天竹,飞过鸡爪槭,飞过石榴树,飞过刚刚冒出绿叶的荷塘,而后绕过白玉兰、红叶石楠,轻轻地落在枝叶浓密的三角槭树梢,一朝阅尽春色。

  四月的晚春,是低矮植物登场亮相的时节。她们不张扬,不炫目,没有铺天盖地的壮观,总在不经意间露出她温婉的笑脸,小家碧玉似的,清纯可人。花若盛开,蝴蝶自来。蝴蝶与蜜蜂这些小精灵,在花丛中翩翩起舞,让春天多了几分灵动。

  原本,这春天并不仅仅属于一株花、一片叶、一缕阳光,它属于所有的生灵,更属于所有关注她的人,包括我。

(责任编辑:曾庆红)